快捷搜索:

我一定得变成那只代罪羔羊关键还不一定我一个

 
    “出去喝酒不?”冬天冷大声吆喝道,唯恐众人听不到。
 
    没人理。
 
    “我请客啊……我说我请客,谁去?啥都请!”再次呼喊,声音音量又再提高了一层。
 
    依然没有人理会。
 
    “你们都不去我自己去了啊……你们一个个的可别后悔!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冬天冷再次扯着嗓子喊,端的声嘶力竭。
 
    “滚!”三大公子异口同声,联袂合力出声痛斥之。
 
    “靠,你们三个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老子祝福你们玄兽全部养成鬼面鹰!……”冬天冷骂骂咧咧的自己走了出去,随便找个酒店去借酒消愁去了。
 
    他的护卫一个个摇头叹息,最终以猜拳对决的方式择出来一个跟着去了。
 
    嗯,就是对决,现在是最后输的那个跟着冬天冷,赢的谁去啊!
 
    ……
 
    “这帮混蛋!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陪我!”冬天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兀自满脸愤愤,斜着眼睛,歪戴着帽子,一条腿还架在椅子上,满嘴满脸都是油。一边吃一边骂:“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他们好看……”
 
    一边的护卫低着头,在确保冬天冷看不到的情况下猛翻白眼:人家那都是有正事好不好?你以为都像你这样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今天不耍剑、耍贱,开始耍赖耍嘴炮了是么?
 
    “哎……老胖!”冬天冷突然想起来什么,眼睛开始发光。
 
    “公子,我是老庞。不是老胖。”护卫悲催地看了看自己排骨一般的身材,您啥时候看到我胖了?
 
    “嗯,老庞!”冬天冷从善如流,凑过头来,压低了声音:“你想想办法,给我弄点药……”
 
    老庞激灵灵一下:“药?啥药?您要干啥?”
 
    “啥药?干啥?”冬天冷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老庞:“当然是给他们玄兽吃的补药。”
 
    “补药?”老庞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能有这么好心?
 
    说出来谁信呢?!
 
    “不是那种要命的补药,也不一定非得是无色无味的稀罕药物,寻常的泻药就行,再不然春药也行,只要能让他们每家的玄兽都状态不好一个月就行。”冬天冷咬牙切齿:“他么的一个个都不理我……岂有此理!我不好,他们还想好?!”
 
    老庞感觉自己要晕了,他现在非常怀疑自己的运气是不是此世低点!?
 
    要不今天猜拳怎么就输了呢!?
 
    要不不就是换成别人坐这里了?
 
    你说这个任务……让我咋完成?
 
    不致命就行了?!
 
    你对还没满月的玄兽使春药?使泻药?让其一个月状态不好?!
 
    您这分明就是折腾不死它们誓不罢休的款!
 
    最后要是真闹出事儿来,你特么没啥大事,我一定得变成那只代罪羔羊,关键还不一定我一个人完蛋,没准一家老小全都得交代在这一场。
 
    “成不成?”冬天冷兴致勃勃。
 
    “不成不成,此事决计不成!”老庞摇头若拨浪鼓。
 
    “老庞,你知道你在咱们家为啥升得太慢?”冬天冷斜着眼:“就是因为胆子太小!多大点事儿啊……”
 
    多大点事儿……
 
    你一次性将三大家族往死里得罪,你说那是多大的事儿?
 
    眼前这货若不是自家公子,老庞觉得自己绝对能暴起,然后将这个贱货活活打死,进而鞭尸三天:我让你说我胆小!老子让你看看我的胆子有多大!
 
    就在冬天冷骂骂咧咧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白衣公子,带着一个黑衣随从,施施然走了进来,所到之处,似乎有一股香风款款相随。
 
    那白衣公子风度翩翩,容貌俊雅,身材颀长,气质极佳。一看就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家族出来的;不管是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上佳气相。
 
    但冬天冷翻了个白眼,低下头去吃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