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居然大言不惭要和我共饮一杯居然还你做东

冬天冷大少爷向来自诩乃是人间一切优雅的最大天敌!
 
    无论是再如何超凡脱俗的人,只要是冬天冷大少爷见到了,就是心中不爽:你丫的凭啥比我还俊?凭啥比我风度还好?凭啥比我气质还好?
 
    他么的全是装的!
 
    本公子要是装的话,绝对不比你差!
 
    我只是不屑于装而已,乡巴佬!
 
    本来以云扬的人样子,异常出众的人模狗样不该跟冬天冷投契,但世事就是那么玄妙,当日两人初会之时,云扬所展现的乃是刻意做作而为的纨绔一面,甚得冬天冷欢心,第一时间就喜欢上了云扬,再之后冬天冷尽都有意无意的感受云扬言行举止“暗蕴”的超级纨绔气相,愈发的五体投地,甘愿以小弟自居。
 
    但其他的超逸公子,俊朗少年尽都碍了冬天冷的眼,再无例外!
 
    只是冬天冷此刻,情绪空前低落,实在没心情节外生枝找人麻烦,决定只要那公子不在他面前晃悠,便大发慈悲,不开杀戒,但若对方再有照面,立马将你的风度打进屁股里!
 
    但他不想招惹人家,人家却主动找上了他。
 
    “哟?”白衣公子一眼看到冬天冷,突然眼前一亮:“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小弟一见之下,就顿时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道这位公子可否有兴趣,与在下共饮一杯?小弟做东!”
 
    老庞面皮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哥们,您到底从哪里看出来我家公子是人中龙凤的?居然敢在这时候上来搭讪,你胆子不小啊!看我家公子一句话怼你个满脸精彩表情。
 
    果然!
 
    “你一贱之下?”冬天冷歪着头抬起来:“你有多贱?”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二十章 我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
 
    白衣公子一愣,这是什么话?什么意思?
 
    这个真不怪白衣公子听不懂,冬天冷虽然说得是人话,但话中含义,能够一下子听懂的正常人还真稀罕,起码这白衣公子就没听懂。
 
    “你一看我就是人中龙凤?”冬天冷继续开炮:“龙在哪里?凤在哪里?你赶紧跟我说说?我一直对这俩货颇为好奇,心慕久矣!”
 
    白衣公子再度懵逼,蒙了一蒙才生思量,这货是人类么,他这是什么语言艺术?!
 
    “相见恨晚?你的感情太特么丰富了吧……”冬天冷脸皮拉得老长。
 
    白衣公子瞪起眼睛,终于明白了冬天冷是个什么货色,一双手已经在颤抖。
 
    这个混蛋怎么就能贱成了这样?本公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但冬天冷还在继续:“与你共饮一杯?你丫的算老几?居然大言不惭要和我共饮一杯?居然还你做东?你觉得老子没有钱的人么?就差你的几个酒钱?凭你也配让老子纡尊降贵?!”
 
    白衣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忍不住了,但凡有些实力,有些背景的,这会都要忍不住的,不足为怪。
 
    他这边才刚要发作,不意冬天冷那边已经先发作了,他准备将今天累积了的一肚子闷气,全部发在了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货身上。
 
    这一肚子气,冬大少已经憋了八天!
 
    再不发出来,冬天冷感觉自己能爆炸!
 
    正好今天有这么一个傻鸟楞呵呵的凑上来,此等天赐良机,岂能不加以利用?
 
    冬天冷噗地一声跳起来,一拍桌子,大怒道:“你个乡巴佬土财主,有几个臭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非要出来嘚瑟嘚瑟是不是?有几个大钱是不是觉得自己人模狗样的了?是不是觉得自己骨头都没重量了飘起来了就觉得自己可以进入上层社会了?嗯?居然还做东,做你妹的东啊!老子认识你吗?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知不知道老子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你他么闷头驴一样上来就触霉头,他么的你家里人没教过你出门在外的江湖规则么?要不要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嗯?”
 
    白衣公子又再度懵逼了!
 
    这下子不仅他懵了,连他身边的黑衣老者也一道懵逼了!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气度雍容,风度翩翩地含笑上前邀请,一腔热忱,却是搂头盖顶地吃了一个大热屁,而且还是带着屎的那种!
 
    这真真是一桩人间惨剧,惨不忍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