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想让我再说两句我就说两句那我多没面子

你!”白衣公子嘴唇哆嗦。
 
    “你什么你?这会就不会说话了?不会说话赶紧回家学啊,说话都说不清楚居然还来装大瓣儿蒜?你说你可笑不可笑?可耻不可耻?你还有没有点儿那个啥?”冬天冷气势如虹,贱气冲天。
 
    “我!”白衣公子脸色已经发青。
 
    “我什么我?”冬天冷翻着白眼:“你丫的不是要发羊癫疯吧?你不会气死吧?你确定不会被我气死吧?是吧?没有吧?没有我就继续骂你几句!你瞧你结结巴巴的,话也说不清楚,一副油头粉面的德行,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是不是采花贼?你是不是采花贼?前几天天唐城的采花大案是你干的吧?你这个人渣!不说话就是承认了!你这个万恶淫贼!今天我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冬天冷一声断喝:“老庞!”
 
    老庞唇青面白的惊恐抬头。
 
    怎么话说了没几句,人家就成了淫贼了?
 
    咱家少爷这脑回路,老庞我实在是跟不上这个节奏啊……
 
    就看到冬天冷一声大喝:“还不赶紧出手,给我拿下这个淫贼,速速押解官府治罪!想不到我今天微服出行,居然破获一桩大案!这个万恶淫贼!你是叫草上飞吧?是吧?是不是叫草上飞?我就知道是你!他么的草上飞,我今天就抓定你了!在你手上有多少无辜黄花大闺女的血债啊……”
 
    冬天冷牢牢记住云扬某次的一句教导:想要惹事儿,一定要自己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反正冬天冷今天感觉自己是已经站住了、站稳了。
 
    “我今天要为民除害!替天行道!今天我豁出去了,拼将热血酬知己,挥洒青春谱传奇……”冬天冷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巨响:“拿下!”
 
    但,他这边才刚刚说完这句话,却即时感觉到了一阵窒息的杀气!
 
    一股彻骨的寒冷!
 
    那白衣公子的面容从最初和蔼可亲变成愣住变成懵逼变成发怒变成暴怒变成怒不可遏的脸色突然间恢复了平静。
 
    非但眸子中射出来慑人的寒光,身子也不再颤抖了,还有一股无形压力亦随之态度变化的显现,罩顶而下,目标锁定冬天冷!
 
    “好胆!”白衣公子冰冷说道:“自从本公子出生,就没有人敢跟我这样说话,来来来,小子,你很有胆色,再说两句来听听,让本公子多开一次耳界!”
 
    感觉着沛然而至的杀气,还有别人毫无感觉、唯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庞然压力,冬天冷当场就尿了。
 
    刹那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的天哪,难道我又踢到铁板了?
 
    我运气为什么这么背,怎地老是踢到这种坚不可摧的铁板呢?
 
    眼前这块铁板……貌似比那凌霄醉也差不了多少的样子?
 
    再回忆回忆自己刚刚说出来的那些话,冬天冷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若是那些话能吞回去,自己肯定一张嘴脸盆那么大!
 
    对方的话传进耳朵,冬天冷一个激灵之余,却犹有一股大无畏的光棍精神蓦然升起,反正已经骂了,死路一条就死路一条了,本公子豁出去了,你不是想要再开一次耳界么?
 
    哦……老子我……我就成全你丫的好了……
 
    但我要是真成全他……本公子却又有点怕死……
 
    “你……你啥意思?”
 
    冬天冷梗着脖子,色厉内荏:“你想让我再说两句我就说两句?那我多没面子!让你开耳界?你给我多少钱?我才不如了你的意,哼,今天少爷心情好,就放你一马,老庞,咱们走!……”
 
    冬天冷立即就想要脚底抹油了。
 
    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
 
    但这会儿想走已经晚了。
 
    冬天冷话音未落,余韵未绝……
 
    砰!
 
    砰!
 
    冬天冷只感觉自己整个人有如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远远地飞出去,居然有一段奇异的飞行时间,径自重重的落在街上。
 
    浑身上下,无数的剧痛眼前发黑,浑身骨头也断了八九十根,勉强扭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护卫老庞,也正狼狈不堪的摔在自己身边。
 
    “老庞……”冬天冷眼前一黑:“为什么你也打不过人家?……为什么我的运气就这么背……”
 
    老庞挺了挺腰,想要站起来,但一听到这句话,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