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黑影飞来之际许亮暗骂了一声下史慈的身体已经

   在一阵的马蹄声之后,就看到三千乌桓铁骑散开,形成一个个圆环,每个人纷纷抽出胯下战马身上的弓箭,弯弓搭箭,在飞速奔驰的战马上精准的射杀冲上来的敌军,加上胯下战马的速度,还有乌桓人精准的箭术,更有这个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的环形阵法,简直就是对面敌军的噩梦…………
 
    “妈的!这又是什么玩应!”鲜于垠大骂一句看着眼前这奇怪的兵阵,这小子以前可是也跟李林麾下的人马交过火,还真就没讲过这听到的乌桓铁骑,冀州大战之时,这乌桓骑兵并没有太多的出场,而后来蹋顿乃是跟随太史慈下了青州,横扫整个胶东半岛,这鲜于垠更是没见过。
 
    “嗖嗖嗖…………”一支支急促的箭矢疯狂的收割着鲜于垠麾下士兵的生命,鲜于垠明白了,自己貌似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鲜于垠可是一个好面子的人,竟然还有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退还是该挺着。
 
    而就在中军坐镇的许亮那边已经接到了消息。
 
    “将军不好!蹋顿领三千乌桓骑兵从右翼杀出,鲜于垠将军损失惨重!”传令兵焦急的对许亮喊着。
 
    “快!”许亮面色铁青,就知道这个鲜于垠会坏事,一挥手,喝道:“大戟士!赶快救援右翼!”
 
    都有了先登营和骁骑营了,再加上一个大戟士也就不稀奇了,而大戟士注重防守,机动性则是差了许多,但是面对主要以箭矢和投枪杀伤敌人的乌桓骑兵,简直就是铁打不动的劲敌。
 
    “哗啷哗啷!”一阵阵铠甲的碰撞声,大戟士立即向右翼补充上去,鲜于垠回头一看,白雪的映衬下,这大戟士的银色盔甲更是晃的自己眯了眼。
 
    “哼!这个许亮!逞什么能!老子可以对付这些敌军!”嘴上虽然大骂着,但是眼看着自己麾下的兵马就要顶不住了,损失惨重,鲜于垠也就是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了,老老实实地看着1大戟士列阵开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叮叮当当!”乌桓骑兵飞射而来的箭矢根本无法撼动大戟士分毫,钉在了开加上叮当作响,箭矢纷纷掉在了地上。
 
    “进!”一声咆哮,大戟士列阵向前,伴随着盔甲的碰撞声,箭矢的打击声,大戟士向乌桓的骑兵一步一步的接近。
 
    “接近!”已经反应过来的乌桓骑兵大喊一声,指着对面接近的闪亮的铁甲。
 
    “知道!”蹋顿恶狠狠的喊了一声,自己乃是攻方,那大戟士就是自己的可行,乌桓骑兵重在来去如风,中远程度打击敌人,但是那大戟士列阵而来,自己的乌桓骑兵是轻骑,根本无法破开大戟士的兵阵。
 
    “撤!”当机立顿,如今也不是生死存亡之战,蹋顿没有必要跟大戟士硬碰硬,很是不甘心的一摆手,带领自己麾下骑兵后退。
 
    “许亮!你个王八蛋!”蹋顿恶狠狠的骂着,依旧不停的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大戟士。
 
    “什么?”中军之中的太史慈惊叫一声,喃喃道:“就连蹋顿都被打回来了!”
 
    一旁的传令兵哭道:“将军!那叛徒实在是太了解咱们的战法了,我们这才受制!”
 
    “既然这样!”太史慈眼睛一瞪,手中长矛一甩,缓缓道:“那就只有硬碰硬了!”
 
    战争,古代战争,虽然兵法战阵乃是重中之重,但是既然双方都是深度了解,那就是比实力了,谁牛逼,谁就是赢家!
 
    “全军杀出!”太史慈爆喝一声,长矛端起指向前方的许亮大军,全军杀出,就连太史慈自己也不例外。
 
    “上!”看到太史慈全军压上,许亮当然也是不含糊,一挥手,两军统统奋力杀出。
 
    “这个许亮有毛病吗!”看到自己吊着的胳膊,还有许亮全军出击的命令,鲜于垠一脸的苦逼样。
 
    一旁的亲信低声道:“将军!今日我等伤亡惨重啊,要是跟许亮一样,冲上去硬拼,恐怕就是赢了!将军兵马也是所剩无几,转眼间就会被许亮吞并!”鲜于垠麾下的翼州兵,本来素质就不高,数量也不多,鲜于垠这个250平时就是疏于训练,不然蹋顿的乌桓骑兵冲上来也不会一片一片的倒下,相比之下许亮所谓的幽辽军的素质就要高得多,当然了,还是比不上李林带出来的那几万的幽辽军精锐,但是跟鲜于垠的士兵一比,那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鲜于垠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心中盘算着利弊。
 
    “对!”几乎也就不到半分钟,鲜于垠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仗什么时候打都成,但是自己要是没了兵马可就完蛋了,为啥自己可以坐上翼州牧的位置,那就是因为老子手下有兵有粮,有兵就有粮食,有粮食就有兵,如今不能跟这许亮在这里干靠!
 
    鲜于垠立即命令道:“告诉麾下兄弟,缓缓上前,显然这些个幽辽军们自己内讧去吧!等他们打完了,咱们在冲上去!”
 
    “好!”鱼找鱼虾找虾,鲜于垠这个熊样,麾下的弟兄也都是一个个的怂逼,一听到这样的命令,立即点头答应,就这样,许亮带领自己麾下幽辽军阿赫太史慈的青州兵拼命,而鲜于垠怠慢战事,那冲上去的速度可比龟速,直接落在了许亮大军的屁股后面…………
 
    “死开!”太史慈长矛一出,直接刺到一个迎上来的敌人,爆吼一声道:“许亮!你给我过来,我要取你狗命!”
 
    太史慈的怒吼立即引来了大量的敌军,但是太史慈是什么人,一杆长矛何人能挡,“噗噗!”连连刺到熟人,震天一般的喊道:“某乃东莱太史慈,何人敢拦我!”那声音犹如下山猛虎的咆哮,挡在太史慈身前的敌军吓的直愣,但是这战场厮杀之时,你有一丁点,一微妙的走神都足以让你见了阎王…………
 
    “子义!在这呢!”就看到一张冰冷的脸逐渐在敌军丛中显露了出来,太史慈找许亮,那许亮何尝不找太史慈呢?
 
    “哼!找死!”太史慈一见许亮立即两眼凶光大作,立即挥舞长矛冲了上去。
 
    “截杀!”许亮一摆手,身边上百名精锐的护卫立即杀了过去,一看那个架势就是要比一旁的士兵牛逼的得多。
 
    “杀!”太史慈已经杀红了眼,来者不拒,长矛光影舞动。
 
    “战场,不是你逞一时之勇的时候!”许亮喃喃的说出了一句话,脑海中陷落出了那一张刚毅担忧带着猥琐的脸,不错,这句话李林也时常挂在嘴边。
 
    太史慈被许亮的护卫挡住,而许亮则是立即看向两侧,不错,骁骑营和大戟士虽然都是山寨版,但同样是人,许亮也有李林的技术手法,带上好的装备,有着合格的训练,自己就是可以训练出来李林训练的出来的精锐,山寨货的威力不是盖的,李林何尝不也是山寨现代版呢?
 
    两军胶着之中,左右两翼明显许亮这边已经占了上风,而中军一路太史慈靠着自己的勇猛正在压着许亮这边打,但是整个战局,许亮这边赢了!
 
    而正当太史慈和许亮大军冰与火的碰撞之时,就在不远处的许亮大营之中,司马懿黑着脸坐在了帐中,隐约的还能听到远处的两军交战的喊杀声,而司马懿呢,则是根本不理睬这些。
 
    “主上!”暗刺再一次进了帐来,立即道:“果然不出主上所料,已经有两股大军奔着太史慈和许亮战场疾驰而来!”
 
    司马懿冷冷的说道:“旗号?”
 
    “鞠,李!”暗刺立即说道。
 
    “诶…………”听到了这两个字,司马懿已经料到是什么人了,叹息一声,幽幽说道:“一着走错满盘皆输!二哥啊!这一次,还真就是你赢了!稳稳的赢了我啊…………”
 
    暗刺立即道:“主上,你要求准备的马匹已经准备好了!”
 
    “好!”司马懿点点头,立即起身,浑身依旧是那一身冒着书生气的衣服,走出了营帐之外。
 
    因为许亮这一场乃是自己在冀州最重要的一战,所以营内可以调动的兵马都已经奔了上去,司马懿缓缓走了出来,就是看到空荡荡的营地,只有三两千留下来的守军而已。
 
    “驾!”依然一声长啸,司马懿策马疾奔,身后只是跟着几个黑衣人的护卫而已,营中士兵虽然不知道司马懿的身份,但是司马懿经常出现在许亮的身边,许亮很是尊敬,自己的主公都这么尊敬的人,自己哪里敢拦着,放着司马懿直接出了大营。
 
    走了不大一会,大营已将有些模糊了,司马懿缓缓停了下来,拨马回头,立在原地,看着远处的冒着火烛的烟的大营,还有更远处,根本望不到的地方,那里正是许亮和太史慈的战场,司马懿在马上喃喃嘀咕道:“等到下一次,我再回来的时候,这个天下都会因为我而颤抖!”说完,立即拨马回头,大喊一声,道:“驾!”便带着自己身后的那几个暗刺直奔西北方向而去,只留下了一排排的马蹄印…………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冀州最后之战(3)
 
    战场之上,因为许亮大军左右翼的突出,太史慈大军已经显露颓势,但是正在中间杀的起兴的太史慈,眼中满是近在眼前的许亮,一旁的战局,当然自会有人解决。
 
    “子义!”在一旁冷眼观瞧而纵观战场全局的许亮忽然吼了一声,道:“你败了!”
 
    “败你妈!”太史慈忽然来了一句李林经常骂出来的话,手中长矛扬起,直接顺着许亮奋力掷了过去。
 
    “喝!”许亮一声轻喝,赶紧躲开了这太史慈掷来的长矛,冷喝道:“子义,你…………”
 
    “干你妈!”只听到又一声震天的大吼,许亮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一个黑影直接砸了下来。
 
    “噗!”
 
    “砰!”
 
    没想到太史慈长矛掷来之后,竟然之计从马上飞身而起,奔着许亮撞了过来,许亮的护卫百人合力战太史慈,就算是太史慈勇猛无双,但是毕竟好虎架不住群狼,长矛刺到数十人,浑身已经狼狈不堪,没想到太史慈忽然来这么一招,而太史慈身后的护卫们也不是吃素的,要不是刚才太史慈冲的太猛,后面的护卫没跟紧,太史慈也不至于狗急跳墙……啊!不是!人急跳马了。
 
    “不好!”黑影飞来之际,许亮暗骂了一声,下一刻太史慈的身体已经撞在了许亮的身上,不得是许亮自作自受了,许亮当然知道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是太史慈的对手,但是太史慈对自己何其痛恨,战场之上,全局为大,太史慈这样的将军怎么会不知道,所以许亮就要故意接近太史慈,然后拖住太史慈的精力,太史慈看到自己肯定是奋不顾身的杀来,而自己就可以利用这个时间让麾下士兵压倒太史慈麾下的士兵,可见,许亮的计策成了,但是有一点,这太史慈哪里是那么好撩撤的,情急之下,直接撞在了许亮的身上,二人双双栽下马来。
 
    “喝!”许亮爆喝一声,赶紧从地上翻滚而起,想要赶紧跟太史慈拉开距离。
 
    “主公小心!”一旁的护卫赶紧就像上来护卫,但是太史慈的人马已经冲了上来,立即将护卫缠住。
 
    而此时的太史慈已经跟野兽一般,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四脚着地,就冲着许亮来了一招饿虎扑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