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与对面的白衣公子相对而立亦是分庭抗礼

 绝对的实力差距之前,人海战术不足以构成威胁!
 
    这事情可要怎么办才好呢?
 
    那白衣公子冷着脸一步步往前走,淡淡的说道:“谁是云扬?”
 
    原来是找云扬的。
 
    放心了。
 
    只是……找云扬却要打伤冬天冷做什么?
 
    云扬料到对方会来,他这几天在这长时间的抛头露面本就是在等这两个人的到来。
 
    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什么少主居然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这等同一上来双方就处在了死敌的地位上!
 
    一出面,一出手,就将冬天冷打得半死不活!
 
    这让事态再无转圜余地,也让云扬之前所有的准备,所有的打算,所有的对策,都是突然间落到空处!
 
    在云扬的预算当中,这青年少主非此界中人,就算实力坚强,却有一份世家的坚持与矜持,只要没有逮到实证,例如鼎证了自己就是风尊又或者是揭穿了两女的庐山真面目,至少就现阶段而言不会正面杠上.
 
    对方很可能会采取迂回建交的方式,令到双方渐次产生交集,之前此人百般折腾两女,非是不能一举擒杀两女,而是另有图谋,但也可见其耐心之强,若是对方有此意向,自己正可籍此而作,与之周旋!
 
    然而此时此刻的转折,却令之前所有设想悉数落空!
 
    与此同时,云扬心底更有一股怒火直升上来,你实力坚强又如何,先是重创冬天冷,又这么强横霸道的登门寻衅,岂非摆明是欺负我们实力不济,我们这边亦有四大家族精英高手多多,还有白衣雪、老梅、方墨非,集合全部战力一战,未必就全无生机,最终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云扬面沉似水地走上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冬天冷和老庞的伤势,却又即时放下心来。
 
    这两人看起来伤势颇为沉重,实则并没有性命之忧,看来这个什么少主出手还是很留有分寸的。
 
    换言之,事态还没有当真趋至极端,尚有转圜余地!
 
    云扬迅速的为两人喂下了伤药,稳定住伤势,让冬家的高手抬在一边,这才站起身来,目光聚焦在那白衣公子的身上。
 
    白衣公子看着云扬忙活救人的眼神充满了饶有兴趣的意味,就只是负手而立,始终不曾催促。
 
    毕竟对于他来说,整个云府之内所有人,对于自己都没有威胁可言!
 
    更别说自己还有护卫在身旁,对方但凡有任何异动,反手可灭!
 
    既然有此本钱在握,自然以多了解对方心性、手段为优先,
 
    “阁下是谁?”云扬站直了身子,面沉如水,一双眼睛逼视着白衣公子,森然道:“毁我家门,伤我兄弟,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做?又凭什么这么做!”
 
    云扬一如既往的一身紫衣,长身玉立,直若翩然出尘,与对面的白衣公子相对而立,亦是分庭抗礼,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那股咄咄逼人的森森气势,居然还要更胜对方一筹!
 
    云扬这一瞬的风采,令到四大家族的高手一个个都是心中凛然,只凭这份面对无可抵御强敌之时的担当与气势,就绝非一般人物能为!
 
    “你就是云扬?”白衣公子看着云扬,明知故问。
 
    他此际不回答云扬的问题,径自反问出去,显然是不愿意自己处于被人逼问的地位。
 
    “我就是云扬。”云扬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并未纠结于此点。
 
    若是回答个问题气势就弱了自身气势,那才是天大笑话!
 
    若是当真,那也只能证明你太玻璃心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所以云扬在回答问题之后,以更加强势的语气说道。
 
    “礼尚往来,本公子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姓雷!嗯,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这位雷家少主淡淡的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应该问你这位兄弟,问问他都做了什么?”
 
    姓雷?
 
    云扬瞬时联想起了六哥雷尊遗书内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