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带来了十多名剑王城的武者这些武者都有着极其

  之前关西分部的几次巡察使会面,像是司徒行和蔡景胜这等关西分部的老人,还有着五气朝元境的实力,自然是不会跟楚休这种小辈多说话的,哪怕他们的位置都一样。
 
    但随着楚休彻底在关西之地站稳根基,弄得卫寒山灰头土脸,更是在建州府规划新秩序,让整个建州府武林都臣服在自己麾下,若是把他们放到楚休现在的实力和位置上,他们可是谁都没有把握做到楚休现在这种程度。
 
    所以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算是真正的把楚休当作是同僚,当作是可以平等对待的存在。
 
    几人在这里闲聊了几句,这时姜涛然也走进来,跟着众人一起闲聊。
 
    卫寒山是最后一个来的。
 
    这段时间卫寒山过的可不算好,当着众人的面被魏九端责罚不算,他手下的辰州府更是被魏九端收走给了姜涛然。
 
    这都只是明面上的损失,暗地里卫寒山更是在商州府名声大跌,当地的武林势力都以为他是彻底失宠了,不得魏九端喜欢了,甚至都有点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架势。
 
    这段时间卫寒山没有去找楚休的麻烦倒不是因为他不记恨楚休了,更是因为他手中的麻烦都是一团,哪里还有闲心去找楚休的麻烦?
 
    卫寒山走进议事厅内,二话不说,直接便对着楚休怒目而视,冷哼道:“楚休,你建州府的实力太废物,抓不住那些魔道凶徒,结果还连累到了我商州府,你这巡察使是怎么当的?”
 
    这一次的卫寒山到还真算是无妄之灾了,因为一开始鬼王宗的人就是出现在建州府的,是楚休的追捕这才把人往商州府的方向逼,这也导致了鬼王宗的人在商州府还动了一次手。
 
    只不过这种事情楚休自然是不会明着说出来的,他只是冷眼反问道:“卫寒山,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我这个巡察使当的就算是再不称职,自有魏大人来训斥,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有资格在这里跟我说三道四的?
 
    还是说你卫寒山觉得魏大人已经老了,便想要代替魏大人来的行使掌刑官的威风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司徒行还有蔡景胜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们对于卫寒山也是一样都没有好感。
 
    他们两个在巡察使中的势力最强,但年龄却也是最大的,实力已经到了衰退期了,基本上是没可能坐上掌刑官的位置了。
 
    按照关中刑堂的规矩,一旦魏九端卸任掌刑官,要么关中刑堂就是派缉刑司里面的首领来接任掌刑官,要么就是直接在关中之地的巡察使里面挑选培养。
 
    实力不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力和潜力,毕竟掌刑官这个位置还是要熟悉情况的人担任比较好。
 
    所以关西分部内符合条件的没几个,卫寒山便是其中之一。
 
    之前在楚休没来时,卫寒山的行事便已经十分高调嚣张,让司徒行等人有些不满,结果现在他这一番话还当真是有些魏九端训斥他们的意思,让他们听了很不舒服。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剑王城
 
    感觉到其他人那有些不善的目光,卫寒山连忙厉喝道:“楚休!你别在那里曲解我的意思!反正你自己的地盘上出了问题不解决,却连累到其他巡察使,这就是你的能力问题,等下我定然要去魏九端大人那里说道说道这件事情!”
 
    这时魏九端的声音忽然从卫寒山背后传来:“行了,我都听见了,你也不用说了,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便得了,其他人的事情用不到你操心!”
 
    一看到魏九端来此,卫寒山顿时便老实了下来,也不敢多说什么了,乖乖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魏九端坐在主位上道:“之前建州府和商州府发生的灭门惨案想必你们都听说了,这件事情倒也怪不得你们,因为动手的这帮凶徒恶贼来历可不小,乃是昔日昆仑魔教的附庸,鬼王宗的余孽。”
 
    在场的众人除了楚休知道了鬼王宗那帮人的底细,其他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这让他们的面色不由得有些微微变化。
 
    以往关中刑堂没少跟这些魔道凶徒打交道,甚至还杀了不少。
 
    但关中刑堂所杀的那些魔道凶徒大部分都是散修或者是小门小派出身,结果现在竟然牵连到了鬼王宗这么一个在千年前声名赫赫的魔道大派,还是让他们有些心惊,虽然现在鬼王宗都已经算不得是一个宗门了,只有一些还没死干净的余孽在江湖上晃悠。
 
    魏九端道:“这次鬼王宗的余孽乃是被剑王城的高手侠士们追杀到关中之地的,正好剑王城的人也来了,你们也都见见,到时候大家一起合作将那鬼王宗那些余孽全都给一网打尽。”
 
    说着,魏九端便让他的弟子杨陵去将剑王城的人给请过来。
 
    楚休闻言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来,鬼王宗竟然是被剑王城的人给逼到这里来的,双方什么时候结的怨?
 
    剑王城乃是江湖歌诀当中,五剑分天地中的五大剑派之一,位于西极荒漠,也被称之为是西漠剑王城。
 
    整个剑王城的人数并不多,但有资格出来闯荡江湖的,却全都是同阶中的佼佼者,这一代剑王城甚至有两个人登上了龙虎榜,可以说是辉煌至极。
 
    不一会,杨陵便带来了十多名剑王城的武者,这些武者都有着极其鲜明的特点,身穿一身宽大的白袍,头上也是用白色的头巾包裹,这是西极荒漠那里的人常见的打扮。
 
    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们的长剑不背在背上,也不是跨在腰间,更不是放在空间秘匣中,而是时时刻刻都被他们握在手中。
 
    据说剑王城的武者一直以来便是这样,视手中的剑犹如自身臂膀,想要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哪怕是吃饭睡觉也是剑不离手,甚至到了有些极端的程度。
 
    刚一进门,众人便能从这些剑王城武者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锋锐之意来,就算他们的剑没有出鞘,那股惊人的剑意也是切割着空间,给了在场的众人极大的威压。
 
    楚休等人对视一眼,纷纷皱了皱眉头。
 
    剑王城的这帮武者也未免有些太嚣张了,他们这十多个人中实力最弱的都有先天境界,最强的甚至都到了五气朝元之境,这种级别的武者收敛自身的气势是很简单的事情,结果他们却是仍旧摆出这么一番姿态来,这是给谁看呢?
 
    五大剑派当中剑王城的实力的确是强,雄霸西漠之地,据说西漠之地还有一些西域小国,剑王城立足此地,那些小国纷纷雌伏,剑王城的武者杀那些小国国王都是如同杀鸡一般,强势霸道的很。
 
    但你就算是再强势霸道,这里也不是你的西漠之地,这里是中原,是关中,属于关中刑堂的关中!
 
    只不过眼下有着魏九端在,他没说什么,楚休等人也就没开口,然而到了最后魏九端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